鼎盛官方网站-养老服务,如何打通“任督二脉”

“人口老龄化是时代赋予我们的新命题,需要全社会、多领域共同参与。”12月19日,由中国小康建设研究会主办的“第六届中国社会养老创新发展论坛”在杭州举行。论坛上,与会人士表示,要加快养老事业和养老产业发展,解决老年人生活中的“难点”“痛点”“堵点”问题,让所有老年人都能老有所养、老有所医、老有所乐、老有所安。

养老服务要以提高老年人的幸福感与获得感为目标

“‘盈缩之期,不但在天;养怡之福,可得永年。’老年人的晚年生活不是由天决定,是自己来把握的。”杭州市人民政府原市长、杭州市政协原主席孙忠焕以《龟虽寿》中的诗句为引,指出医养结合重在不仅医病、养生,还要养心、养性。政府、社会和老人自身都要关注养老事业的发展,包括精神养老与文化养老。

原卫生部部长高强也谈到同样的观点:“每个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。把自己锻炼成一个健康的人,身体、精神是健康的,既有体力也有智力、精力,甚至还有点财力,这样的老年人才是健康的,不会给国家造成太大的困难。”

高强还认为,社区养老应该成为今后养老服务的一种主要模式,社区养老服务体系要不断完善,例如根据老年人不同的需求,研究提供不同服务的方式、方法和收费价格等。一方面,针对大量没有生病的健康老年人,提供生活、娱乐、文化各个方面的服务。另一方面,一些90岁以上的老年人,还有行动不便的,失能、半失能的老年人,需要重点照顾。怎么为他们提供服务?对于部分有财力支撑的老人,如何提供服务?没有财力保证的老人,政府如何通过财政补助,来帮助这些老年人解决困难,都是必须考虑的。

全国政协原副秘书长何丕洁提出,老龄产业的项目与发展应该着眼于能否切实满足老年人的需求、提高老年人的幸福感与获得感等方面。何丕洁认为,临终关怀在养老体系中能发挥很大的作用,相关的工作还需要重视。让每个人都有尊严地走完自己的一生,画上一个完满的句号,这个不是一个老人的问题,而是每个人都要遇到的,是整个社会的问题。

“十四五”期间养老工作还有哪些堵点需打通?

民政部法规司一级巡视员汤晋苏通过数据解读了“十三五”期间我国养老服务业的重大变化。据不完全统计,全国有养老机构和设施有20.4万个,较“十二五”末增加6.45万个。其中注册登记的养老机构3400个,社区养老照顾机构和设施6.4万个,较“十二五”末增加2.9万个,社区互助型养老机构10.1万个,较“十二五”末增加2.5万个。这些变化的背后,是我国养老服务政策体系的不断完善,服务能力的显著提升,保障措施的持续发展。

尽管“十三五”期间我国养老服务有重大提升,但仍存在一些结构性的矛盾,主要表现在服务与需求还存在一些差距。如在以需要为导向、增加有效供给等方面有所欠缺;养老服务供应商盈利空间较少,市场积极性有待提升;养老服务人才短缺;养老服务资源分布不均衡,高质量养老资源以及农村养老服务整体较为落后等。

汤晋苏表示,“十四五”期间我国养老工作面临新的挑战。进一步落实老年福利及政策、推进统一标准的老年服务工作、继续加大养老服务营商环境优化力度、增强长期照顾服务质量、继续深化养老服务质量监管等5个方面将成为政府加强养老服务基础性工作的重点。

中国劳动学会会长杨志明认为,发展老龄产业要通过需求引导供给,供给创造新的需求。当前养老照护行业从业人员自身养老保障不足、工作获得感不强等都是需要打通的堵点。同时,应加强老年照料培训,未来中国老龄服务事业和产业将进入高技能人才引领发展的时代。

浙江省社区研究会会长、浙江和康医疗集团董事长钱培鑫说,疫情期间探索“互联网+护理服务”满足社区养老的医疗需求取得了较好的效果,未来互联网医疗、远程医疗将为居家养老提供较好解决方案。

中国老龄产业协会会长曾琦谈到,养老机构在建设过程中的用地难、融资难、用工难等问题还有待解决。有的政策弹性有余,刚性不足,政策制定很好,但是落地很难,希望这些问题能够在提高政策的可行性方面得到改善。

“从事养老服务不要把经济利益看得过重。我不希望企业、社会机构从老年人身上获得太多的经济效益,更多的应该是付出。”高强在发言中谈到的一个观点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。他说,西方很多国家的企业,将包括养老、医疗等方面的服务,当作慈善事业来做。他们的钱是通过其他的途径,做其他的产业挣的,然后投到老年人的福利和健康服务上,这是一种无形的广告,更有利于扩大这个企业的社会影响力。“我们中国的企业家也应该学会这种经营模式,把我们的财力、智力和物力更多地投入到需要我们重点关照的老年人的健康服务上,使他们健康、快乐地安度晚年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mideastudio.com

Previous Article
Next Article